移至上方區塊 移至主內容區塊移至頁尾區塊
Header
:::
Content

玄奘新聞

【媒體報導】大學落榜、求職遭拒 他靠「做好不喜歡的事」,成為台灣IBM人資長
2020.04.04( 週六. )
Cheers雜誌 文 楊竣傑 2020-04-04
 
高職畢業、考大學時因成績太差而落榜,重考後進了連課程內容都不曉得的系所,自視為「不成功者」的7年級生李欣翰,誤打誤撞踏進人力資源圈,從考不上大學的高職生,一路成為IBM在台63年以來,最年輕的人資長。而他成功的關鍵,就是「做好不喜歡的事」。
 
「我就是個奇怪的人。」專訪38歲的台灣IBM人資長李欣翰,他講了這句話不下10次,像是一張便利貼緊黏著他;許多人視為他為「怪咖」,卻也因為如此「奇怪」,李欣翰才能在非傳統的升學與求職之路上,從連大學都考不上的高職生,一路成為台灣IBM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人資長。
 
1981年次的7年級生,去年3月6日首度於台灣IBM的2019新春記者會亮相,他當時站在各部門資深的同事旁,相對稚嫩的臉龐,確實引人注目,但3月才接任的李欣翰,資歷可不稚嫩。
 
他早在2008年就加入IBM,曾任大中華區人資業務系統整合專員、大中華區員工福利資深經理,把人資流程自動化導入工作中,深諳「人機協作」的便利性。李欣翰操著字正腔圓的英文,讓不少同事以為他曾出國留學,展現的形象更讓人將他自然而然與「國立大學」、「歐美研究所」等背景聯想在一起。
 
「你看得出我高職畢業嗎?」記者會當天,李欣翰首次與記者見面時,笑盈盈卻猛然冒出這句話,直接戳破覆蓋在他身上的各種想像,更令人好奇他的人生經歷。
 
高職生考大學落榜,逼自己做好不喜歡的事
再次在IBM辦公室見到李欣翰,他直白地評論自己:「我當時就是個不成功的人。」他就讀桃園市新興高中普通科(前身為新興工商)時,不僅考不上普通高中;更因小他4歲的妹妹讀舞蹈班、成績優異,相較之下,李欣翰儼然是親友眼中的「魯蛇」。讀高職時跟著同學穿AB褲,還不時被叫進訓導處,但在1999年大學聯招錄取率59.83%的時代,他卻從沒想過自己進不了大學。
 
「我當年沒考上大學,進了重考班,」李欣翰語氣淡定地說。追問他是志願選填不足或錄取大學後選擇重考,李欣翰顯露尷尬神情表示:「分數真的很低,考不上大學的那種低,落榜了。」這個打擊確實不小,有些人可能就因此自我放棄。
 
但這個結果,逼得他每天關在重考班苦讀,隔年終於考上私立玄奘大學成人教育與人力發展學系,是李欣翰與人力資源專業的第一類接觸。「我根本不知道這個系在幹嘛,」他坦言,當時立志考進新聞系、當記者,卻進到教成人及社區教育的科系,真的很痛苦。
 
然而李欣翰很清楚,想轉系或輔修大眾傳播學系,得名列系上前幾名才有機會達成目標;只是對成人教育毫無熱忱,卻得衝刺成績,充滿矛盾的「小劇場」不斷在他心中上演。這段經歷,卻讓他體悟也練就出令他人生轉折的能力:「做好自己不喜歡的事情。」
 
背對著IBM會議室寫著「THINK」的藍色大牆,李欣翰舉例,如果喜歡巧克力,吃100個都很開心,但若討厭吃榴蓮,只吃一口就不舒服。
 
「只是,這個世界不會永遠如你所願,不是嗎?」他笑著說。李欣翰開始懂得練習與「不喜歡的事」共處,再痛苦也要做到好。
 
接納了「不喜歡」,李欣翰時而特立獨行,時而主動積極。他提到有門課的老師幾乎在聊天,堪稱「營養學分」,但他不想浪費時間、寧願去打工;遇到課程內容充實,同學選擇打工時,李欣翰反拾起計算機說服自己:「若一學期學費5萬元,得修25學分,再除以時間,每小時得花800~1,000元,去打工只賺100多元,划算嗎?」
 
李欣翰甚至因討厭同學作弊,主動開讀書會,替同學抓重點、預測考題。看不慣就主動發聲的習慣,跟著他於2004年考取國立中正大學成人及繼續教育學系碩士班,甚至帶進軍隊中。
 
李欣翰於飛彈營服役時,替輔導長改「大兵日記」,都會細心批註;甚至主動於每週一次的「莒光園地」教國中學歷的志願役士兵英語、在營站幫忙,主動卻辛勤的軍旅生涯,連母親都說:「哪有人當兵像你這麼累!」
 
他笑稱:「不喜歡的事情,遇到了也走不了,不如接受、改變自己。」因此即便身處的環境不受注目,他也不希望隨波逐流,寧願主動努力,讓每個人更有價值,建立「專業化的環境」,在大學、研究所、軍中如此,進入IBM同樣不變。
 
「我真的很奇怪,簡直離經叛道,」像口頭禪般,李欣翰回想求學至服役的歷程,又冒出這句話。這段期間,即便結交過朋友,卻只因他講話比較「溫柔」,也承受過負面評價;雖然他只淡淡地稱當時很沮喪,卻藏不住為了探索自己「與他人不同」的路途,走得多麽辛苦。
 
志得意滿卻看嘸機會,IBM開一扇窗
不過,或許是在獨立與共好間摸索出方法,他的人生版圖反而愈趨明朗,當年連大學都考不上的高職生,搖身以玄奘成教系第二名、中正成教所第一名畢業,從「魯蛇」變成「勝利組」。踏過荊棘,李欣翰一度以為前途撥雲見日,找工作不再困難。
 
談起當時的志得意滿,李欣翰邊比劃出氣球的形狀說:「我當時自信爆棚,信心高漲,放了就會在天上飛。」他右手往上一放,像是讓「自信氣球」飛得又高又遠。只是,這顆氣球一從學術殿堂放出校門,就瞬間洩氣、落地。
 
 
「我投了超過百封履歷,幾乎都被打槍,只收到5家企業的面試機會,」李欣翰苦笑描述這段如坐雲霄飛車般的心路歷程。最終,第一名畢業的研究生雖然錄取PPC塑料廠職務,卻因工作太單調、重複,無聊到躲進廁所內打遊戲「貪食蛇」打發時間,只待了3個月就離職。對他而言,無疑又是道重擊。
 
此時,從未出現在李欣翰職涯選項的公司「台灣IBM」,透過人力銀行主動邀他面試。「我和IBM的淵源只有一次維修電腦而已,想都沒想過會進外商啊,」他不自覺地哈哈大笑。
 
2008年,當時27歲的李欣翰上午與當時的IBM人資長黃慧珠面試,當日下午就接到offer,他卻婉拒機會,急得黃慧珠打電話追問原因。李欣翰誠實地告知,他同時拿到顯示器製造廠華映與IBM的錄取通知,考量華映為上市上櫃公司,才決定向IBM說不。
 
「我記得Jennifer(黃慧珠英文名)當時大笑說:『我很少被拒絕!』接著語重心長地跟我談了企業願景、在人資領域可扮演的角色及工作,讓我轉念決定加入IBM,」李欣翰說。
 
11年前的這通電話,讓人生軌跡有著某種呼應般的兩人,在同一個團隊共事。黃慧珠讀師範大學數學系時成績排班上女生後段,畢業分發至新北市國中也在後段班任教,從教職換跑道至科技公司,一路靠著努力拚得台灣IBM總經理的位子;當年考不上大學的李欣翰,則從高職進入外商,當上最年輕人資長。
 
只是,真正將李欣翰推向這個職位的關鍵,是當年黃慧珠的一席話。
 
「我要坐妳的位子。」李欣翰神情嚴肅地回想著當年黃慧珠問他進公司的目標,他帶點天真卻無畏地說出這句話,雖然又惹得黃慧珠一陣大笑,但她馬上提醒李欣翰:「你得在35歲前成為一個Somebody,否則就沒了。」簡單卻實際的提醒,像在李欣翰的職涯火箭上,點燃引信,使他開始往前衝。
 
11年前許下願望,終當上人資長
當時距離35歲還不到10年,李欣翰努力把當上主管設定成2年半的專案,最後在1.5~2年間就完成。即便見到身旁許多大學或歐美博士學歷的同事,起初根本不敢提到自己高職生的背景,連自豪的英文能力,碰上「商用英語」都彷彿武功盡失,他仍抱持「把沒意義的事情做到有意義」、「沒目標就做好當下工作」的態度,補足能力缺口。
 
李欣翰還自嘲為「招事體質」,總有滿滿的專案等著他。認識李欣翰11年的IBM公關部專員鍾淑娟指出,無論專案成功與否,李欣翰都會問她:「為什麼我沒辦法做到這件事?我如何變得更好?」鍾淑娟笑稱,這個態度,11年來如一日,也讓李欣翰曾因辦好IBM一百週年活動獲得公司內的「價值典範獎」。
 
談起「拚命三郎」的職涯,李欣翰興致一來,滑開手機相簿,秀出他參加IBM活動時,曾打扮成吸血鬼、時尚達人,甚至將裙子變成圍裙,即便玩樂也不輸人的態度,讓他更投入工作,「求學時因積極參加活動,被稱為『李風雲』,連在IBM也成為『李風雲』,」他忍俊不住地說。
 
10多年來,李欣翰從台灣走向大中華區,把人資管理的「選訓育用留」流程都實踐透徹;直到他接到升任台灣IBM人資長通知時,他才挖出當年許下的期望,興奮地告訴自己:「天啊!我真的做到了!」
 
終於做到了,不是句點,而是逗點,看似設定為「勵志故事」的人生,在李欣翰眼中,卻只歸納成簡單的一句話:「我比別人幸運。」「如果不是這波數位轉型浪潮,在傳統HR的系統中,這個職位不會是我;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努力,我只是比較幸運,」他語氣堅定地說。幸運不能說沒有,但他勝出的理由,卻少不了比別人更有意識地努力。
 
談起目標,除了策略轉型,李欣翰強調:「我堅持非前段排名的學校也有好人才。」他每次都刻意於整理履歷給主管時,夾帶幾份他面試且認可,但非國立大學畢業生的履歷;也曾於2015年校園選才時推動遮蔽校系的「盲選」,就是為了破除名校迷思,替公司找到真正好的人才。
 
「如果大家都選國立大學或名列前茅的學生,那像我一樣的學生,可能永遠沒機會,」李欣翰義正嚴詞地強調他「奇怪的堅持」。
 
或許就是奇怪、把討厭的事做好,才能讓李欣翰跳脫框架,從不被看好到創紀錄,這條路,他走了11年,但屬於「李風雲」的新篇章,才正要開始。【本報導來源:天下雜誌

(本文轉載自Cheers雜誌

圖片瀏覽
最後更新日期: 2020-04-04
:::
Foo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