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至上方區塊 移至主內容區塊移至頁尾區塊
Header
:::
Content

玄奘新聞

【媒體報導】媽媽吸毒割腕 「她2歲就會分裝毒品」一個故事讓她不一樣
2019.02.09( 週六. )
2019年02月09日 15:16
記者陳凱力/新竹報導
 
台大新竹醫院27歲女社工吳欣儀,自小出生不久父親就離家,童年多次目睹母親吸毒、割腕,最後服藥自盡,學生時期寄宿外公友人家,課後還要撿破爛貼補家用,但她從不喪志甚至比一般人努力,終於走出自己人生道路,把童年慘淡回憶化成正能量,擔任醫院社工師守護兒童。她說「所有的小朋友不該跟我有一樣的童年!」
 
玄奘大學社工系畢業的吳欣儀,2018年開始讀台中教育大學攻讀幼兒早期療育碩士班,目前在台大新竹分院醫務社工,負責兒虐、婦幼等業務;平常她臉上總是泛著笑容,善於和旁人聊天分享生活,熱心助人,但令人難以想像的是,這樣陽光的她竟有著令人無法想像的童年歲月。
 
吳欣儀淡淡的說,出生幾個月後生父就離家,她與母親相依為命,但母親因10幾歲就出社會工作,常在複雜場所出入賺錢,媽媽因而染上毒癮,後來結交的繼父也吸毒,吳欣儀說「從我有記憶開始,就看見媽媽在吸毒,對我來說那是很自然的事,並沒有認知到吸毒是一件不好的事」才2、3歲的欣儀,就會幫大人組裝毒品吸食器,「媽媽的朋友來我家,我要幫忙端茶倒水、組裝吸食器、有時也要幫忙分裝」,欣儀說這樣的行為,可以讓她得到大人的稱讚。
 
只是,長期吸毒讓媽媽精神恍惚,經常情緒失控常與繼父吵架,吳欣儀好幾次被母親帶到旅館,目睹媽媽拿刀割腕尋短,流血滿地,讓她哭喊「媽媽不要死」,後來她才知道嗎媽除了毒癮還有藥物以及憂鬱症等問題。欣儀心疼地說,有一次媽媽帶她到旅館房間,一直向她說「對不起,媽媽要死了!」然後刀子往手上用力一割,鮮紅血液流滿床單,當時她以為自己做錯事,讓媽媽傷心,因此經常自責。9歲時吳欣儀的媽媽吞藥自盡,送醫不治,媽媽臨終的遺言交代她「媽媽走了以後,妳要乖、要聽話,認真讀書長大成人!」
 
欣儀說,小時候覺得自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,從小她也是「問題學生」,甚至偷遍整條街,也自我放逐過,覺得這個世界似乎總是與她作對,母親過世後,她只能暫借住外公女友家,但外公經濟也不好,她也不願成為拖油瓶,課後自己在外面拾荒,靠資源回收賺取些微薄收入,再拿回去貼補家用,那段經歷或許可憐,但她反而很開心可以獨立生活。
 
欣儀說改變她的人生是小學時讀過的一本書,她說「我對那個故事有很大震撼,那是介紹成立創世基金會的曹慶先生」,她說「讓我最感到不可思議的部份是曹慶先生她的對象是植物人,植物人是什麼,那是一個對你沒反應,即使你對他做再多再好,他都無法對你說一聲謝謝的人」,欣儀說從小被教育幫助別人要獲得一聲「謝謝」,她無法理解連「謝謝」都得不到,但竟然有人願意這樣把自己拋出去成就別人,她說「那個故事給我帶來太多感動,我那時候就想說,有一天,我也要成為一個可以幫助別人的人」。
 
獨力走出自我的欣儀,在學時就積極從事社工相關活動,她說,雖然她從小的家庭背景都是屬於高風險家庭,但是她從來不知道有「社工」這個存在,「從來沒有社工來訪視過我,但是當我知道有這樣一個職業以後,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工作」,2014年吳欣儀甚至曾得到大專組總統教育獎殊榮;從玄奘大學社工系畢業後,也順利成為社工。
 
她在醫院守護孩童,每遇疑有受虐兒童時,她總是難過「孩童身上的傷,有的很明顯是燙傷、瘀傷,有的則像是被橡皮筋勒傷,每一條傷痕都讓人心痛!」,問到她社工的工作薪水不高、工時長而且常常必須面對來至個案背後的各種壓力,如此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她如何還能甘之如飴?吳欣儀肯定的說「因為我有一個很好的工作團隊」,她說即使在外面會面對到很多的困難與壓力,很多個案的苦痛也不是單靠一個「社工」就能解決的,但是團隊的夥伴總給她打氣,在她遇到挫折的時候給她溫暖,遇到困難給她指引,吳欣儀說,在這裡工作,讓我很開心「我在幫助別人的同時,也一起療癒了我自己」。【本報導來源:ETtoday
 
相關報導
走過暗黑童年 溫暖做孩童守護天使
 
圖片瀏覽
最後更新日期: 2019-02-11
:::
Footer